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仙道灵途

第030章:梦随风来(1)

仙道灵途 西岳仙 4069 2020-03-19 19:06

  

  这一日,现任华夏国国王那祗沫正在宫中午休,朦胧之际,一千年前的华夏国王子那思涵突然出现在他的金銮前面。

“父王安好,孩儿那思涵给您请安了!”

那祗沫大惊:论起来,这个那思涵王子可是他那祗沫的八辈子祖宗了,怎么在他的面前自称孩儿?

仔细想想才明白,原来自己躺在了一千年前朝国王那祺的龙榻之上,前朝王子那思涵错把他当成了前朝国王那祺。

算起来,那思涵也是一千多岁的人了。他不是在潜心修炼吗?还真修炼出奇迹来了,千年不死,而且还出现在了皇宫。

提起前朝的这个王子,那祗沫并无好感。

一千年前灵族和魔冥两界联手,准备进犯华夏国,作为华夏国储君的王子那思涵,居然在国破家亡,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,远离尘世,到北岭的麒麟洞里修炼去了。

好在有庞国师力挽狂澜,保住了华夏国的江山,才有了他那祗沫今天的王位。

如今,前朝王子那思涵突然造访,难道是修炼失败,又想回到人间重新掌控华夏国?

哼哼!

且听他会说些什么?

于是就壮着天大的胆子、冒天下大不韪斗胆,对他的这个八辈子祖宗说着忤逆的话:“皇儿前来见朕,可有事禀报?”

好在那思涵没有认出这个“父王”不是一千年前的那祺,还真的就顺着那祗沫的话说了下去:“灵山里的妖魔鬼怪正觊觎我华夏国的大好河山,父王,趁着那些鬼魅还未完全练成人形,就让孩儿领兵出征,去灵山里灭了那些诸鬼万恶吧!”

在那祗沫的记忆里,庞国师以及朝中太傅给他讲述的前朝王子那思涵,不仅不会武功,而且还不问世事。

要不怎会在国家存亡的危难之际,抛弃家国进山修行去了呢?

那祗沫不知道,他所了解的那思涵王子、乃至那祺国王的故事以及五界的历史沿革,都是庞国师编造的。

其实不仅是那祗沫国王,就连朝中的文武百官,天下百姓,十之八九都被庞国师蛊惑了。

所以,那祗沫听到那思涵这般一说,忍不住想笑:一个不问世事、不学无术的王子,文,不能吟诗作对,更谈不上具备齐家治国平天下韬略;武,不会舞刀弄枪,更不要说威震沙场,简直就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纨绔子弟,怎么能带兵出征?!

而且要征战的还是他口中妖魔横行的灵山……

灵山里有没有妖魔,和我华夏国没有关系,当今天下国泰平安,那祗沫很知足。

听说灵山在一千年前是灵国的地界,但是后来那些灵族修炼失败,都变成了妖魔鬼怪了。

但是要等到一千年后你那思涵王子的灵魂去剿灭那些魑魅魍魉……还会有今天的华夏国吗?

现在的灵山要是有鬼魅的话,庞国师怎么敢每隔三五年就会去出访灵山呢?

越是感觉蹊跷的事情,那祗沫就越是想弄个明白。

于是继续对那思涵说:“皇儿的思维怎么还停留在一千年前?本王知道,一千年前灵山里的灵族就变成了魑魅魍魉,对阳界虎视眈眈,大有随时举兵进犯阳界的架势。好在庞国师运筹帷幄,及时派兵把灵族剿灭了,那些妖魔鬼怪全都被封印在一个叫凌霄宫的地下死潭里,永世不得翻身,不可能还有机会到阳界作恶!对了皇儿,你不是在北岭的麒麟洞里修炼吗?这一千年,想必已经得道成仙了吧……”

那思涵盯着龙榻上的国王,悲哀地摇着头:“我知道庞国师蛊惑人心的本事很大,却没有想到我华夏国王族嫡系,居然一代不如一代,竟然沦为一个魔族奸细的傀儡,真是愧对了我父王寄生在你身上的那一魂二魄……”

那思涵不傻,他当然知道眼前的那祗沫不是他的父王那祺。

但是那祗沫的身上的确寄生着那祺的一魂二魄。

那思涵说罢转身要走。

惊魂未定的那祗沫立即翻身下床,把那思涵叫住。

“你说什么?本王沦为魔族奸细的傀儡?而且还成了前朝国王的寄生体?……你把事情说个明白……”

一时间,竟不敢称呼那思涵为“皇儿”了。

尽管他的身上的确依附着那祺的一魂二魄。

那思涵停下脚步,回转过身来,却变了另外一个人:“父王经过一千年的轮回涅槃,好不容易将一魂二魄寄生在你的体内。而你身为当今华夏国皇帝,却是莫辨,黑白不分。竟然听信奸臣谗言,把我华夏国的大好河山,沦为魔族奸细兴风作浪的是非之地。看来,你这个国王也快做到头了……”

那祗沫本来对传说中的那思涵王子就没有多少好感,现在一听对方倚老卖老教训自己,脸上就挂不住了。

“怎么?难不成换你来治理华夏国江山?要不是当初你在国家危难之际去搞什么修行,本王何苦来为天下苍生操这份心,你以为本王就愿意做这个国王吗?”

“我弃江山不顾?”

那思涵痛苦地摇着头:“看来你已经被庞国师这个魔族奸细蛊惑得失去了心智,居然数典忘祖了,连自己的祖宗所受的灾厄都不了解……你可回到,灵族早在一千年前就被魔冥两界毁灭,灵山已经变成了妖魔鬼怪的乐园,魔头和冥王还想占领人间的大好河山。可是你居然对此一概不知,还说什么灵族联手魔冥了解企图进犯人间。也罢!也罢!既然你不愿意做国王,那就把父王的一魂二魄释放出来,以助本王子集华夏王族之精魂于一身,重振华夏,威震五界!”

那思涵这口气,才是一个华夏国皇帝的风范。

那祗沫心里冷笑:这个王子果然是来争夺王位的,可惜他只是一缕魂魄。

正是因为那子涵的这句话,加上那祗沫原本就是一千年前二王子的活人,现在身上又寄生着那祺国王的一魂二魄,倏然惊醒过来,隐藏在骨子里的王者血性也就瞬间沸腾。

“你的意思是,庞国师是魔族派到阳界作祟的奸细?当年你的修行……另有隐情了?”

其实这是那祺国王的一魂二魄在发挥作用了。

“你现在想恢复王子身份,举兵出征灵国,剿灭魔族和冥界的妖魔鬼怪?”

那子涵疑惑地看着那祗沫,脸上慢慢的露出了笑意。

那祺国王的正义之魂,开始掌控那祗沫的心智,傀儡的身份开始瓦解。

“皇儿,本王有愧啊!当年魔族和冥界联手灭了灵国,在灵山里胡作非为,意在修炼人形进犯人间,当年本王不是不察,也不是被庞国师蛊惑,是以为庞杜罗将本王的七个王子公主杀死了五个,并将你囚禁起来要挟本王。而当时华夏国的确也无兵可用了,千万民众和百万雄师已经被魔族奸细掌控了心智,一个个变成了手无缚鸡之力的病夫,毫无信仰的弱智。而灵族王子一开口就要借五千精兵,叫本王到哪里去找啊?”

那思涵听这口气是自己的父王在说话,也就不敢造次,躬身一拜,说:“父王可能忘了,青州城里,还有一支皇室的秘密死士队伍吧,要是他们出马,那可是万夫不当之勇啊!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