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仙道灵途

第113章:居然改嫁了

仙道灵途 西岳仙 4387 2020-03-19 19:06

  

  “嬿姨……居然是一条巨蟒变的啊?”

滚老三忍不住惊讶起来,用手捂着嘴巴,声音低沉得只有一股气息。

他必须惊讶:作为一个仙童,在元府潜伏了五年,少说也见过嬿姨十次八次的,居然就没发现这个大夫人的贴身丫鬟,竟然是一个能千变万化的妖孽蟒……

那么……

大夫人呢?

“别废话!她不是嬿姨!”

元浅霭虽然愤怒,但也同样用气声说话:“你看她那点像嬿姨?她就是一个妖精!还变成了一个大美人来迷惑世人,要是早点被我发现……”

那又怎样?

元浅霭自己闭嘴了。

他们六个人离鞠步阳三个人,只有几十的米距离,必须小声说话。

前面的那三人其实都不是人,有一个是神仙,一个是妖怪,一个半人半兽。

虽然这边也有神仙和怪兽,不过相比之下,滚老三只是一个仙童而已,人家鞠步阳却是实实在在的神君,两人的仙气和修为都不在一个层面上。

这边的罗玮术,也就是文史星官樊天书,在天庭的品阶倒是不在洞察神君之下,但是他只是一个文官,法力却不能和洞察神君相提并论。

赵顺武功了得,却只是一个凡人,再硬的功夫都斗不过神仙鬼怪。

元浅霭,一直以来只负责貌美如花,要功夫没功夫(有点三脚猫的花架子),仙灵之气更是没有。

不过话又说回来,这边的仙灵斗气比不赢对方,怪兽嘛……

尹博候这只鬼犼,魔力和能量就远远超过巨蟒了。

这六个人当中,最牛叉的当然是米小贱。

滚老三一直想摸清楚米小贱的底细,这个潇洒英俊,功法了得、却又有些玩世不恭的公子,究竟来自何界?

可惜滚老三没有洞察米小贱来历的这个能力。

所以,没有米小贱发话,这边谁也不敢妄动。

再说了,好戏还没有看完呢。

……

一口茶的工夫,鸠童的伤口被封住,真气不再泄露了,沉沉睡去。

巨蟒身子一晃,又变成了魅姬。

还是一个国色天香,魅力无限的女子。

鞠步阳看见这一幕,愕然得说不出话来。

“一姝,你怎么也变成这样了?你可是华夏国的长公主啊?”

鞠步阳可是痛心疾首啊。

魅姬痛苦地闭上眼睛,又是两行清泪滚落。

“还是那句话,这一切都是拜你所赐!”

鞠步阳一听,当即跪倒在地,双手捧面,恨不得一头撞死在魅姬面前。

儿子鸠童变成一个半人半兽,爱妻却能变成银色巨蟒,这一切都是他离开人间返回天庭之后发生的。

换句话说,是他鞠步阳将一对好好的母子,变成了妖怪魔兽。

将当年貌美如花赛仙女的那一姝,逼成了现在的魅姬,能化身为蟒的魅姬;

将乖巧懂事儿子鸠童,变成了半人半兽的怪物。

当然,鞠步阳还不知道,他的儿子鸠童,其实就是每天和他同处朝堂,暗中较劲的国师庞杜罗。

其实鞠步阳也没必要把一切罪孽都揽在自己身上。

不错,他要是不离开那一姝回到天庭,这对母子的命运肯定不会成现在这个样子。

说不定会更糟糕。

从那一姝没有按期抵达冥界那一刻开始,阎老君就把仇恨之剑伸向了人间。

后来,也就是一千年前,魔冥两界占领了云雾岭,阎老君不枉当年的“盟约”,派出鬼怪潜到人间打听买那一姝的下落。

发现那一姝一个人孤苦生活了三千年,并没有嫁人,也没有子女。

阎老君这才没有对那一姝痛下杀手,只是将冥气注入她的体内,让她成了一个鬼魅的载体,变成了魅姬。

假如鞠步阳在的话,假如鞠步阳斗不过阎老君的话,那一姝就只有死路一条。

而早在四千年前,当那一姝生下鸠童之后,魔头罗小刹就瞄准了这个聪慧过人的孩童。

就算鸠童不去东岳峰抓野兔,那两只野兔也会主动到北岭送上门,成为那一姝的盘中餐。

那两只野兔,本来就是罗小刹放出来的幼儿。

当那一姝吃下野兔之后,她就不自觉地受到了魔族的控制。

昔日的华夏国长公主,成了魔族的奸细魅姬。

同样的问题在米小贱的脑子盘旋:魅姬,四千年前是堂堂的华夏国长公主,怎么后来就甘愿成为冥界的奸细呢?

她又是怎么混进元府的呢?

潜伏元府,究竟有何目的?

这些问题没搞清楚,所以米小贱不想让任何人打扰魅姬和鞠步阳的“叙旧”。

当魅姬把一切都怪罪于鞠步阳之后,鞠步阳悲愤难忍。

掏开蒙着脸的双手,一脸涕泪。

“一姝啊,我知道你父王是个昏君,是个暴君,但是你毕竟也是阳界的人啊!那魔头罗小刹,一直就觊觎华夏江山,甚至想修炼人形,当上华夏国的国王,然后凭借这阳气和人性,再加上魔性和灵性,企图修炼成神魔至尊,统领五洲八宇。魔冥两界联手已经毁灭了灵族,占领了灵山。而你成了阎老君的的奸细,也就成了人类的叛徒,成了阳界、灵界、乃至仙界的公敌了……”

“你闭嘴!”

魅姬突然大吼一声,怒斥道:“你的意思是说,我成了三界公敌是吧。很好!不成已经成了,你看怎么办呢?!鞠步阳我告诉你,我也是后来才知道,假如当初父王将我嫁给阎老君,阴~阳~交~合之后,阎老君就会吸纳我的阳气,再融合他的冥气,之后再吸纳灵族的灵气,三气交融,他照样能修炼成人形,然后再修成神冥至尊,和魔头罗小刹的目的有什么区别呢?我为了不让他们的阴谋得逞,干脆就把自己也变成了鬼魅。不瞒你说,变成巨蟒是我自己愿意的,我要是不愿意,阎老君、罗小刹,包括你们天神,又能奈我和?!一个连死都不怕的人,我还会怕什么?要不是为了寻找鸠童,我那一姝宁愿去死,也不会成为阎老君的鬼魅!”

顿了顿,抹了一把眼泪,凄然一笑:“不过这样也好,我失去了长公主的人性,我的元灵对于阎老君也罢,罗小刹也罢,也就没有多大价值了,这样一来,我落个自由自在,还可以寻找我的两个儿子……”

“自由自在?”

鞠步阳摇着头,泪飞如雨:“一姝,这四千年,你、我,何曾自由自在过?”

突然想起什么,惊问道:“两个儿子?一姝,难道你后来……你居然改嫁了?”

魅姬抬起衣袖,粗犷地抹干眼角的泪,冷笑一声,反问道:“哼!你觉得呢?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