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仙道灵途

第022章:破茧成蝶(1)

仙道灵途 西岳仙 4827 2020-03-19 19:06

  

  每轮回一次,元喆禹的异能就会消失一些。

假如再过千年,他或许真的就成了一个凡人!

灵国!灵国!

元喆禹抬头看了一眼高耸入云的东岳峰,黑黝黝一片,冷风呼啸,鬼怪一般呜咽……

一股冷气顿时窜遍全身,透心那个凉!

面色一凛,就阴冷地问一旁的老者:“我想问你是谁,想必你也是不说实话的。一千年了,还惦记着灵国的人……恐怕没有几个!不过我已经猜出了,你就是凌霄宫的哪一位长老吧……”

话硕大这个份上,在藏着掖着,就是不厚道了。

老者抬头看着东岳峰,原本一副玩世不恭的嘴脸,瞬间变得很忧伤。

“凌霄宫……一千年前的事了,老朽已经忘记了,不提也罢,不提也罢!老朽现在只是一个……”

老者侧头看了一眼元喆禹,缓缓起身,左手持着木棍,右手捋着长须,满脸的核桃纹里堆满古怪的笑:“捡柴的!正巧路过而已,呵呵……正巧路过”。

元喆禹猛一侧头,目露凶光,闷声喝道:“这些年,很多异类都混迹阳界,元某也很难分得清谁是谁了?既然如此,废话也别说了,元某先领教一二,生死各安天命。”

隔着十米距离,老者却把手中的木棍晃了一下,一股强劲的气流飘过来,元喆禹原本整洁的须发顿时散乱。

元喆禹暗吃一惊:这功力可不在自己之下啊,青州城乃是华夏国,都不曾听闻过还有此等高手。

老者不为所动,依然悠悠地说:“领教什么?捡柴?弯腰就能做到。不过对于很多人来说,这弯腰的功夫恐怕是很难学会的,有时候,只要肯弯个腰,什么沟沟坎坎也就过去了,你说对不?对了,你刚刚说什么?不想滥杀无辜?”

说罢径直走过来,那架势压根就不把元喆禹放在眼里。

蹲下身子,检查毕晓天的伤势,然后一惊一乍地说:“哦哟哟,伤成这样,半条命都快没了,等我看看,你是有辜的?还是无辜的?”

左手捏着木棍,右手就伸到毕晓天的后背。

当老者的手掌接触到毕晓天后背的时候,一股真气顿时浸入毕晓天的体内。

元喆禹何等聪明,老者的这个举动怎能瞒过他的眼睛?

一旦老者将真气运入毕晓天体内,凭着毕晓天的功力,只需半柱香的时间就能修复碎裂的内脏,很快就能恢复元气。

已经被仇恨浸透的毕晓天,势必把元喆禹当着不共戴天的敌人,到那时候,毕晓天之前的诅咒可能就会变成现实了。

青州城,乃至阳界,元喆禹就多了一个仇人!

千万不能再让老者给毕晓天输送真元。

元喆禹不敢迟疑,抬手一招阴阳火绵掌,却也只是用了六成的功力,斗大的光波就朝十米之外的两人击打过去。

老者却连头都不抬一下,右手继续给毕晓天输送真气,左手轮着木棍转着圈儿,瞬间幻化成光影。

须曳之间,就将元喆禹击打过来的两股光柱绞碎,裹挟着腾腾杀气的光波也就变成了肥皂泡儿。

元喆禹大惊:自己的阴阳火绵掌具有开山劈石的杀伤力,凭着刚才的六成功力,可以将一头大象打成碎片。

这老者使的是什么功法,竟然如此诡异,轻轻松松的就化解了自己的毕生造诣?

第二招,元喆禹用了八成功力。

这回,老者放下了毕晓天,用两只手来搅动那根木棍,速度也就更快了,就像一万跟棍子在旋转,仿佛手里拿着的是虎虎生风的飞轮。

老者不再将阴阳火绵掌的光波气流搅碎,而是将手臂一曲一伸,就把元喆禹打出的阴阳火绵掌给还了回去。

“不好”!

元喆禹暗叫一声,身子一弹迅速避开,还好轻功了得,躲得及时。

其实老者只是吓吓元喆禹而已,那两道折返回去的光波打出不到十米,竟然像一朵棉花一般,软绵绵的掉在了地上。

元喆禹顿时受到了极大侮辱,自己八成功力的阴阳火绵掌,足以将岩壁打出一个小山洞。

而这老者居然把这般威震山河的劲道变成了棉花……

这人是谁?要不是来自凌霄宫,那么……

元喆禹突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,不管这老头来自凌霄宫,还是来自天庭,都没有他的好果子吃。

一千年了,只因为当初的一个疏忽,铸成了十多次轮回也无法弥补的过错,躲不掉的。

但是,得再给我一点时间,好嘛……

元喆禹这般一寻思,三十六计走为上策。

他有逃跑的资本,一是自己的轻功也算是天下无敌,逃命的本事是天下武功之首。

第二,倘真这老者是神仙,更应该赶紧逃。

老者看着元喆禹跑远,也不追,任由他去了。

一盏茶的工夫,毕晓天就恢复了元气,顾不上身子还很虚弱,一骨碌爬起来,朝着老者倒头就拜:“感谢神仙爷爷的救命之恩,请问神仙尊姓大名?”

老者扶起毕晓天,呵呵一笑,说:“不要乱叫,我不是神仙,也不是爷爷,你就叫我一溜红吧。”

“一溜红?”

毕晓天很纳闷,自己没这么一个朋友啊?

老头一捋长须,反问毕晓天:“五年前,你是不是在东岳峰里救过一只红狐?”

毕晓天倒吸一口冷气,侧目看了一眼老者,说:“是有过这回事,当时那只红狐被两只狼追赶,我一箭射死了两只狼,救下了那只红狐,莫非……”

“嘿嘿……”

老者哈哈一笑:“正是老朽!”

说完身子一晃,长须老者顿时变成了一只红狐。

毕晓天定睛一看,眼前的果然是五年前自己放生的那只红狐。

红狐的皮毛,市价不比一掌完整的虎皮逊色,是猎户“开张吃半年”的稀罕之物。

当时的毕晓天只有十五岁,吃了上顿没下顿,这只红狐的皮毛能卖个好价钱,起码够他吃喝一年不愁。

但是毕晓天还是将从狼爪下救出的红狐放生了。

“你走吧,大家都不容易。”

当时毕晓天还神神叨叨地对红狐嘀咕了一句,压根就没想过什么善有善报。

不料这红狐居然还歪打正着的就是一个神仙,在生死关头救下了自己的性命。

已经基本恢复元气的毕晓天,朝着红狐深深一揖,未及开口道谢,一团红烟冒起,红狐摇身一变,又恢复了长须老者的模样。

毕晓天鞠躬的姿势还保持着,只是微微昂起了脑袋,对一溜红说:“感谢神仙的救命之恩。”

一溜红一手持棍一手捋须,满不在乎地说:“都说了我不是神仙。再说我们也算是恩恩相报,无须言谢,无须言谢!”

毕晓天却长揖不起:“毕某还有一事相求,请神仙赐我破茧成蝶,毕某将感恩不尽。”

毕晓天虽然恢复元气,但要修复被元喆禹打碎的五脏六腑,只有选择“破茧成蝶”。

一旦修炼成功,无界之内就再无敌手了。

只是这破茧成蝶,普天之下却无人能够修炼。

既然这老者是红狐变成的,那么,他就非仙即灵了,自然懂得破茧成蝶的修炼之法。

一溜红呵呵一笑:“那是当然,也是宿命,无须言谢,无须言谢!”

突然扭头盯紧毕晓天,问道:“你怎么就知道我能让你破茧成蝶?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