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仙道灵途

第070章:魅姬,我追了你一千年

仙道灵途 西岳仙 5048 2020-03-19 19:06

  

  两人猜想,元喆禹十之八九就在前面暗道的某处,但是既然他带着三具尸身离开元府进入暗道,自有要紧的事情要办,这个时候倒是没有必要去打扰。

于是两人就按着原路返回。

走回几十米,洞道又恢复黑暗,元浅霭紧紧地拽着米小贱的手。

早在十五年前,就是这只手把她从惊恐甚至是死亡的边缘拉回了人间,现在万般无助的时候,还是这只手牵引着她从黑暗走向光明。

可是,前面真的就有光明吗?小萼的出~轨,元喆禹的失踪……

如今的元府已经不再是元浅霭这个刁蛮小姐的乐园。

沿着原路返回,很快就到了茶坊下面。

米小贱抬手去掀木板,不料木板却纹丝不动。

米小贱暗暗吃惊,凭着自己的天生神力,要掀开头上的这块木板,他只需要动一动手指就能办到。

现在木板却纹丝不动,难道出了什么蹊跷?

双掌再往上撑开,木板还是不动分毫,连颤都不颤一下,仿佛上面被千斤坠压着。

不对,应该是万斤坠。

“贱哥哥,怎么了?”

元浅霭看不见,不过从米小贱发出的响声,就猜想到出了什么状况。

“没事,蔼儿,我们再往前走。”

两人走到柴房下面,上面也是被木板盖住了,还是掀不开。

这就奇怪了。

当然,米小贱真要打开被堵住的地道口也不是问题,关键他不敢使出最高境界的功夫,担心把洞道震垮,两人就会葬身洞道。

何况,他还不想打草惊蛇。

元府的人都看见他和小姐进入了茶坊,王伊水似乎也从文氏那里得知茶坊里有暗道。

现在既然有人在上面将两个暗道封闭了,元府一定出了状况。

元府的确出了状况。

就在米小贱和元浅霭刚刚进入洞道离开不久,二夫人吕筱雪回来了。

吕筱雪四十五岁,已经是人老珠黄的年龄,遭遇冷落她也认命。

自己不会修炼什么养生术,也不会使出浑身解数讨老爷的欢心,被冷落倒好,可以独来独往游山玩水,倒也自由自在,反正银子随用。

这次,吕筱雪不知道去哪里玩了回来,却是一反常态的兴奋,嚷着要找老爷。

“老爷,老爷!”

吕筱雪一边嚷着一边朝正房走去。

元喆禹的正房没有取名,他没必要取名,整个元府都是他的,正房也只是他的居室而已。

里面有书房、客厅和卧室,旁边还有一个小型的议事厅,供重要人物密谈重要事情专用。

“老爷有重要事情要办,请勿打扰!”

身后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,把吕筱雪吓了一跳。

一回头,竟然是管家元福。

吕筱雪顿时大怒,自己再怎么遭受冷落,毕竟还是元府的二夫人,区区一个管家,竟然用这种口气和二夫人说话,是不想干了呢?还是不想活了?

“我在里面等他不行吗?元管家!!!”

吕筱雪把“管家”二字特别的加重了语气,提醒元福注意自己的身份。

不料元福却不买这个账,一字一顿地重复强调:“老爷有重要事情要办,请勿打扰!!!”

吕筱雪一下就火了,这些年自己忍气吞声,但只受老爷一个人的气,现在连下人都不给面子,以后自己还能继续待在元府吗?

“好啊!”

吕筱雪把声音提高了很多倍,尖利地大喊着:“我堂堂二夫人连见一下老爷,都要经过管家的许可,看来元府现在是元管家在当家了?我得找大夫人评理去。”

说罢就朝桂芳阁走去。

不料任凭她怎么敲门,桂芳阁里回答她的只有“笃笃”的木鱼声。

文氏夫人向来不问世事,连管元府的是非都不过问,又怎么会在意她吕筱雪的委屈呢?

要说委屈,文氏夫人自己都没有地方倒倒苦水呢。

吕筱雪顿时撒起泼来:“也罢也罢,谁都不理睬我了,我这个二夫人也算是做到头了,我干脆就住茶坊算了。”

不等元福和家丁做出反应,吕筱雪突然就冲进了茶坊。

从来没见过她有如此身手,奔腾的速度快得像一阵风。

等元福和王伊水跑到茶坊里一看,吕筱雪正在房间里转着圈儿,正好站在暗道洞口的木板上面,却似乎没有发现下面就是暗道。

之间吕筱雪双手胡乱的挥舞着,又是一阵大叫:“连茶坊你们都不准我住是吧,那么我去住柴房好了。”

说罢,又是一阵飓风一般,绕过众人就卷进了柴房。

柴房里实际上已没有多少柴,因为之前为了摆放两个家丁的尸身,大部分柴火已经被腾出来了。

元福和王伊水追赶到柴房的时候,吕筱雪还是在柴房里转着身子,双手还是狂乱地挥舞着。

一见元福追来,吕筱雪就火冒三丈,顿时破口大骂:“老东西,看了这么多年的门你还不烦吗?连柴房也不准我住了是吧,那么我就住进你的墨农斋得了。”

说罢就朝元福的墨农斋跑了过去。

不料刚刚跑到门边,手掌刚刚接触了门板,吕筱雪突然就触电一般被反弹在了地上。

“原来是你!”

元福一反常态,飞身跃到吕筱雪的面前,眯上眼睛,咬着嘴唇,阴冷地问:“二夫人,你还想去什么地方?紫薇阁?还是后院?”

吕筱雪抬头一看元福鹰隼一般犀利的目光,顿时不寒而栗。

这一切变化太快,王伊水反应不过来。

感情,二夫人吕筱雪和管家元福,都是深藏不露的高手啊。

吕筱雪恶狠狠地盯着元福,咬牙切齿地说:“元福,算你厉害,你究竟在墨农斋里藏着些什么?是不是老爷要找的东西?”

元福扯了扯嘴角,讥笑道:“有没有老爷要的东西,你进去看看不就明白了吗?好几个晚上,你不是偷偷的一直想进来吗?现在要不要我把门打开欢迎你?”

吕筱雪抬起颤栗的手掌一看,掌心已经被烙出了一块焦糊的疤,正沁沁地冒出血丝。

她赶紧朝掌心吐了一口唾沫,伤疤瞬间消失,手心完好无损。

吕筱雪慢悠悠地站起身来,突然对着王伊水等护卫大喊:“来人,将这个元府的叛贼拿下,他盗取了老爷的宝贝,就藏在墨农斋里。”

王伊水唰地拔出朴刀,看了一眼元福,却不敢擅自上前。

元福哈哈一笑:“真是贼喊捉贼,谁是家贼,很快就见分晓了。王队长,还不把这个妖孽擒下,老爷回来后重重有赏。”

王伊水挪动了两步,看着吕筱雪,却又不敢上前了。

家丁们谁都得罪不起。

元府现在没有了老爷和小姐,他们就失去了主心骨。

“老东西,你受死吧!”

吕筱雪突然闷喝一声,舞动衣袖,旋着身子朝元福攻了过去。

元福急忙闪身退到院子中心。

只见吕筱雪整个人已经幻化成一团五彩的幻影,裹挟着阴风朝他席卷过来。

旁边的一干家丁,包括王伊水赶紧双手护面,急急后退,全都躲在了柱子后面看热闹去了。

元福突然抻起了身子,躬了几十年的脊梁瞬间挺直,原来他不是驼背。

原本就魁梧的身子更加高大了,站在院子中间也不会回避,朗声大叫:“魅姬,我追了你一千年,终于在这里找到你了。”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