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仙道灵途

第091章:砍了这奴才

仙道灵途 西岳仙 4790 2020-03-19 19:06

  

  元曼琪看着米小贱,一脸茫然:青州城谁家有这么一个公子哥啊?看上去很是俊朗,却这般玩世不恭,没个正经,有点可惜了。

“哎哎……我妹妹怎么了?这个王队长怎么了?你先解开他再说啊!”

米小贱一边往外面跑去一边说:“要解,也是先解你妹妹啊,王伊水……就让他先待着!”

元曼琪急忙让丫鬟叫来两名护卫,把元福搀扶做好,然后试图解开王伊水的穴位。

可是这些护卫折腾了半天,王伊水还是不会说话,也没有改变姿势,只是眼珠里喷着怒火,一副要吃人的架势。

赵顺犹豫着很想试试,看看自己能否帮助王伊水得以解脱?但是知州大人没有发话,所以就在一边看着。

元曼琪跟着米小贱跑进三重门元喆禹的卧室,就看见了还在床上昏睡的元浅霭。

“妹妹,你怎么了?”

说起来,元曼琪和这个元浅霭只是名分上姐妹,虽是同父所生,两人并没有什么感情。

这也怪不着谁,毕竟两人的年龄悬殊太大,加上又没有在一起生活过。

元浅霭的母亲小萼,实际上比元曼琪还要小一岁。

当年,作为大小姐贴身丫鬟的小萼为了上位当上三夫人,不惜出卖自己的主子讨好老爷,害得元曼琪和毕晓天夫妻分散,儿子毕三笑不知所踪,并且不知死活。

好在元曼琪“嫁”到知州府里之后,似乎像转世轮一般,居然忘记了前世的很多事,不再思念毕晓天了,不去挂念那个只匆匆看了一眼的儿子,也不再记恨小萼了。

偶然回一趟娘家,还有礼有节地称呼小萼为“三娘”。

现在看着自己的妹妹昏昏沉沉酣睡,就知道上了别人道了。其它的不说,单凭是一父所生,单凭元浅霭是元府的二小姐,元曼琪对元浅霭这般模样就很心疼。

“这位公子,我妹妹这是……”

米小贱立即瞪圆了双眼,表情更夸张地说:“哦?你别乱想啊,不是我,是那个王伊水把她迷倒的。好在本公子一直在暗中保护,二小姐安然无恙!”

说罢伸出手掌,隔着三寸距离,在元浅霭的脸上一抹,一道蓝光掠过,元浅霭倏然惊醒。

“啊?这是哪里?”

元浅霭扭头一看自己躺在床上,顿时大惊失色:“贱哥哥,你……”

米小贱吓得连连摆手:“蔼儿,你想多了啊!我就算……嘿嘿,也不会选择这个地方,不会选择在别人的床上!”

“你!”

元浅霭顿时羞红了脸。

生气归生气,害羞归害羞,元浅霭却没有像平常那样,动不动抬手就是一耳光。

元曼琪摇摇头,无奈地侧过脸去。

“姐,你怎么也来了?”

元浅霭翻身下床,果然无恙,一个蹦跳就到了元曼琪的面前。

“是不是有父亲的消息了?”

元浅霭躺在元喆禹的床上,元曼琪正感觉奇怪呢。

现在一听,原来是父亲不在家。

“怎么?父亲出门了?”

元浅霭嘴巴一瘪,要哭了:“姐,出大事了,父亲不见了,二娘又那个了,我母亲……呜呜……”

虽然元曼琪不明所以,但是感觉元府真的出事了。

姐妹俩一边聊着一边就出了三重门。

元福大概真被滚老三废了武脉,病恹恹的没了精神,彻底变成了一个糟老头子。

而王伊水被人抬到了二重门的院子中间,就像一尊雕塑,只是眼珠还在转动,眼里还在喷火。

这个时候已经是亥时三刻了,元喆禹还是没有出现。

夜空里,那些黑蝙蝠还在来回翱翔,每次飘过就像刮了一道飓风,呼啦啦作响,六十四挂灯笼还在亮着,不过光亮不够,就像闪烁的鬼火一般,给原本就诡异的元府增加了几分恐怖。

大夫人已经歇息,否则再配上那没有章法和节奏的木鱼声,元府就不是人待的地方了。

罗玮术闲庭信步一般,带着赵顺在二重和一重门之间左顾右盼。而赵顺却如临大敌,朴刀已经出鞘五寸,在夜色里闪着寒光。

突然,一重门的柴房里传来一阵呻吟。

“救命……救命……”

声音虽然微弱,不过在这个死寂的夜里显得非常刺耳、恐怖。

“走!去看看!”

赵顺走在前面,守在柴房门口的家丁自然不敢阻拦府衙的捕头。

赵顺径直一脚踢开柴房的门,就看见了五花大绑的二夫人吕筱雪。

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罗玮术声音不高,但是威严。

立即就有家丁和丫鬟上前来,把黄昏时候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如实禀报。

罗玮术上前几步,亲自为吕筱雪解开拉绳子。

“知州大老爷,这个……”

家丁们很有分寸,这个时候不再称呼罗玮术为姑爷。

“这个什么?”

家丁说:“管家说他的异类,您要是把她放了,我们担心元府再生古怪!”

“呵呵!”

罗玮术忍不住笑了:“元府的古怪已经够多了,再多一个也无妨。这样吧,反正现在二夫人也逃不掉了,你们就带她到二重门里,和管家当面对质,本知州倒想看看谁才是真正的异类!”

几个家丁丫鬟不敢再说话了,立即照办。

二重门大院里,已经摆好了一张大桌子,罗玮术居中坐下,赵顺手握刀柄站在左侧。

一边坐着元曼琪和元浅霭,米小贱没有座位,就站在元浅霭的身后。

十多名护卫有的持刀,有点握棍,分成两排站立。

在罗玮术的对面,两排人当中,坐着元福、吕筱雪,还有雕塑一般站着的王伊水。

这阵势,还真就的府衙升堂办案一般。

罗玮术心平气和地问:“二娘,是谁敢你如此无礼?”

已经被松绑了,但是依旧浑身瘫软的吕筱雪,早已没有了往日的嚣张跋扈,看了一眼旁边的元福,竟然不敢说话了。

罗玮术其实心知肚明,于是大声鼓励吕筱雪:“元府里的下人竟敢这般欺凌二夫人,简直是目无王法且无家规了。二娘别怕,你尽管指认,本知州一定为你做主。”

奇怪了,现在的吕筱雪似乎被打怕了,或者是被打傻了。那架势,就算是面对当朝国王,她也不敢指出“真凶”的。

“知州老爷,是元福打了二夫人的……”

人群中有人怯怯地发话了。

大伙循声望去原来是滚老三。

罗玮术一听,当即震怒,仿佛二夫人吕筱雪是他的亲妈一样,猛然站起身来,“啪”的的一下,一掌击在桌面上。

茶杯弹跳几下,有水溢出。

“奴才殴打主子,简直是乱了纲常!来人,将这个老东西就地正法,砍了这老奴才的狗头。”

赵顺道了一声“遵命”!

不等傻愣愣的元福醒悟过来,“唰”的一下抽出朴刀,就朝元福的脖子砍去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